-君木兮-

最喜欢拢龙了(ฅ>ω<*ฅ)

【衍生护照】名花倾国两相欢(下)

宇文护刚得了摄政大权,就把小皇帝心爱的豹房给拆了,等于这位权臣是刚上任就给了小皇帝一个下马威。

遣散了豹房里的各类美人,太师大人心情很好。

但朱厚照这里不好。听闻宇文护下令拆了他的豹房,有点懵。

身为权臣,难道不是君主越昏庸越好控制吗?让他摄政,怎么还真的管起他来了?拆了豹房是要让他专心朝政吗?

小皇帝一边随意摆弄着最近新得的九连环,一边思考着宇文护近日的动作。

他到底想要干什么?若是想要篡位,那他不应该管自己在豹房玩乐呀。那他想要什么呢?

小皇帝突然想起来第一次见面的情景,宇文护救了自己,军权在手,要是想篡位,他不是应该很乐意看到皇帝驾崩,天下打乱吗?或者是他那晚没有认出自己,不知道自己是皇帝?又或者……

难道……

小皇帝突然想到了一种难以置信的可能,不会吧!可是,只有这样才能解释通一切。

突然被自己荒唐的想法吓到了,一个没拿住,纯玉制作的九连环脱手摔在了地上,瞬间粉碎……

小皇帝看着一地的碎玉,心疼的不行,刚找能工巧匠做的,玉制的九连环手感好极了,这才刚拿到手里,还没玩够……

小皇帝很沮丧。

宇文护的目的?管他呢,改天试探一下不就知道了。

次日朝会后,小皇帝单独留下了太师大人兴师问罪。

“太师大人命人拆了朕的豹房,就不想说点什么?”小皇帝围着宇文护转了转问道,声音里听不出喜怒。

“陛下应以国事为重,不要沉迷酒色。”宇文护说的理直气壮。

“不经过朕同意,擅自遣散了朕那么多美人,不知太师大人要怎么补偿朕?”小皇帝轻轻抬起宇文护的下巴,仔细端详:“朕觉得太师大人甚美,不如,你把自己赔给我如何?”

宇文护看着小皇帝玩世不恭的笑眼,薄唇轻启,低声坏笑道:“臣之幸。”

小皇帝:???

他不过是试探一二,宇文护这么直接的吗???

小皇帝轻嗑两声,大脑飞速运作,想随便转一个话题搪塞过去,还没等他说什么,宇文护已经将他打横抱起,走向了宽大的龙床。

“宇文护,你住手!!你这是犯上!!!你给朕滚下去——”

明黄色的床帐里边传来小皇帝的怒吼声,还有太师大人温柔的低笑声:“陛下,臣只是奉旨补偿陛下而已,臣保证让陛下满意。”

“唔,你……你混蛋!!!”

红绡帐暖,遮住了白日里的一室春光。

到最后,小皇帝只觉脑子里一团浆糊,他只是想试探一下,宇文护是不是真的喜欢自己,遣散豹房是不是吃醋,事情怎么就发展成这个样子了???

罢了,看在宇文护是个大美人的份上,也不是很亏。

小皇帝迷迷糊糊的睡了……

自那日之后,两人因频繁的亲密接触,关系也变得密切了起来,亲密,又有些微妙。

爬上了龙床的太师大人,整日都春风得意,朝政上更是说一不二,跟坐上了那个位置也差不多了。

以前早朝小皇帝还多少会说一些事情,现在是什么都不管了,整日就往那里一坐,一言不发,专心致志的玩着太师大人新上供的机械木鸟,尽职尽责的当着他的“傀儡皇帝”,还一脸满足。

众臣纷纷叹息,暗中开始结交太师,好为自己谋求后路。

“陛下今天去不去上朝了?”宇文护自己穿戴好朝服,走回床边,看着还在懒床的小皇帝,一脸满足。

“不去不去,你去吧,朕要睡觉。”小皇帝闭着眼睛冲他挥挥手,转身又往被窝里缩了缩。

“你都不去我去干嘛?”宇文护笑道。

“反正你去了,我去不去都一样,干脆你自己去吧。”小皇帝皱皱眉,又换了个姿势往被窝里缩,帐外的亮光晃得他有些不舒服。

“什么去不去都一样?陛下去了,臣才有美人看呀。”宇文护一本正经的说着小皇帝去上朝的作用,丝毫不提小皇帝去上朝只是换了一个地方玩。最终,宇文护无法,认命的把床帐理了理,遮的一丝光也不露,让小皇帝睡的更舒服一些,自己任劳任怨的去上朝了。

怎么觉得自己这个权臣当的这么憋屈呢?丝毫没有控制皇帝的成就感,一天天还忙得要命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太师大人打算何时篡位?”仰躺在龙床上的小皇帝,满面潮红,却还是勾着太师大人的脖子,揪着他的头发挑衅道。

“御林军还掌控在陛下手里呢?臣怎么反?要不陛下把兵符给我?”宇文护一手捉住小皇帝作乱的手,一手准备着随时发难。

“有道理啊,这样就可以万无一失了。”小皇帝假装认真的思考着。

“嗯,那陛下的意思是?”

“你让朕上一次,朕就把御林军兵符给你。”小皇帝猛的一个翻身,趁宇文护不备,将他压在身下,还没来得及得意,就被镇压回去了……

“唔……”

一番深吻过后,宇文护轻笑道:“陛下,想都不要想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哥舒:“主上为何迟迟不动手?”

太师:“怎么?你真当皇上只会吃喝玩乐吗?他呀,心眼多着呢?”

“他天天问我篡不篡位,不过是懒得找借口试探,直接都搬到明面上来了。”

哥舒:“那主上打算怎么办?”

太师:“不着急,现在这样也挺好玩的。”

哥舒:“满朝大臣都愿意听命于主上,您为何还不动手?”

一想到朱厚照,宇文护笑得温柔:“你们太小看咱们的皇帝陛下了,我手上的人,最多只有一半,真动起手来,搞不好要两败俱伤,到时候刀剑无眼,要是不小心伤了他,我会心疼的。”

哥舒:“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陛下,此事关系重大,还需问过太师大人才好定夺。”一名老臣斟酌着说道。

“问太师?”小皇帝微微挑眉。

“是。”可能是小皇帝平时嬉闹惯了,大臣们完全没有意识到天子已经真的生气了。

朱厚照想起昨日在醉梦楼见到的情形,再看眼前这个一口一个太师的老臣,顿时心头起火。

“朕让你们对宇文护假意投诚,你们就真对他唯命是从了吗?还记不记得这江山到底是谁做主?是朕,还是他宇文护?”

怒火中烧的皇帝陛下刚好看到正走过来的宇文护,抓起桌上的茶杯直直向门口砸了出去。

闻询赶来的宇文护,见到迎面砸来的茶杯,也不躲,就这么生生受了这一下,额角瞬间一片红肿,隐约还有碎瓷片划破的伤口在微微渗着血。

左右人都愣住了。

“都出去。”太师大人面无表情道。

献舞的歌姬们鱼贯而出溜得飞快。议事的大臣们互相看了看也分分告辞。

“消气了嘛?没有就继续砸。”宇文护又拿起一个杯子塞到朱厚照手里。

原本也没想真砸到他的朱厚照,看到他额角隐隐的血痕,顿时就心疼了,哪里还能再下手 心里愤愤道,怎么不知道躲?

“好,陛下不砸了那臣解释给你听,醉梦楼是我设的一个暗庄,负责搜集情报的,从我少年时第一次见到你,我眼里就再没有入过旁人。”

闻言,小皇帝惊讶的睁大了眼,少年时?

宇文护将人揽到怀里,轻声问:“陛下去那里是要做什么?”

“……我……我是跟着你去的,捉奸!对,捉奸!!!”他哪里敢说自己原本是想去看花魁跳舞的,只能胡乱编个借口,但很显然,被识破了。

于是,权臣大人将说谎的小皇帝压在龙床上狠狠的教训了许久……

“你怎么还不篡位?”被折腾的怀疑人生的小皇帝迷迷糊糊的问。

“陛下美人计用的甚好,臣甘之如饴。”宇文护亲吻着怀中的小皇帝,轻笑:,“美人在怀,还要这天下做什么?更何况,这江山是我怀里这个美人的。”

“你什么意思?”小皇帝微微眯眼。

“篡位什么的不干了,臣现在只想犯上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
“我原本以为权臣的下场只有两个,要么一败涂地,要么取而代之,可你却给了我从古至今无人敢想,更无人做到的第三条路。”

“把我自己抵给你,与你交换一世相守,可好?”

以后山河万里,漫漫岁月,都有我陪着你,护着你,再无孤寂……

——————

ps:名花倾国两相欢,常得君王带笑看。

我们太师大人才是名花啦~\(≧▽≦)/~

旧文整理~

搬一篇很久以前的旧文,做个整理

【衍生护照】名花倾国两相欢(上)

(上)

早朝上依旧不见小皇帝的身影,只是听说小皇帝不知道因为什么,一早就手段狠厉的处置了身边的几个宫人,包括荣宠一时被抬为庶皇子的那位,不过最终到底是没忍心下杀手,只是将人下了召狱。

宇文护听了这些心中感慨,到底还是个孩子。

宇文护回京述职第一天,早朝上就没见到小皇帝,只好另行请旨求见。

“这是臣偶然间得到的一个厨子,懂得用独特秘方腌制梅子,臣觉得还不错,拿来给陛下尝尝。”

众人皆知宇文护喜欢梅子,自然会有不少人为讨好他,送来各种梅子。

“放那吧,太师守卫边境辛苦了,等下朕就命人把赏赐送到太师府上去。”床帐后,朱厚照懒懒的应着,听不出喜怒。

宇文护微微蹙眉,怎么大白天的还挂着床帐?

宇文护静静听了一会儿,果然传出了女子低低嬉笑的声音。宇文护死死的攥着拳头,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宫里走出来的,只是从此刻起,他决心做一个权臣,什么情爱都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,只有握在手里的权利,才永远不会背叛自己,等到权倾朝野的那一天,他不信他的小皇帝还敢这么无视他。

另一边,朱厚照见宇文护已经走了,本就兴致缺缺的演戏装荒唐,这会儿实在是没了心情,摆摆手挥退衣裳还没脱到一半的舞女,独自一人仰躺在龙床上发呆。

宇文护守卫边境多年,战功无数,深得士兵们的忠心,任凭此人发展下去,迟早要成祸害,该怎么办呢?今日之举,无非是想让他以为自己就是一个荒淫无度的草包皇帝,以减轻他的戒心罢了,却终究不是长久之计。

思索了半天无果的小皇帝,决定先不想了,随手拿起了手边的九连环,娴熟的拆着玩了起来。

宇文护刚回到府里,就收到手下的情报,昨夜皇帝在灯会上遇刺,联想起昨夜他救的那个少年,一瞬间,什么都捋清了。

这个傻子,八成是被身边的人给卖了,活该。

但是满心怒火计划着将来如何权倾朝野篡位的太师大人,一想到昨夜那个孤独无助弱小可怜的小少年,与心头那个活泼可爱白月光的身影重合,又忍不住一阵心疼。

这些年,他都经历了什么?

“陛下今晨怎么处置的那些宫人近侍?”宇文护问。

“杀了一个出言不逊的,其他人只关进了召狱,还未发落。”

宇文护心道,这些卖主求荣的东西都不杀,留着明年继续陪他过上元节么?

“传我钧令,其余人等,全都凌迟处死,另外再查查,看幕后主使是谁?”

“主上,这恐怕不妥吧,毕竟皇上还没有发落……”

“有什么不妥的?我倒是想看看,陛下知道了能把我怎么样?”宇文护晃了晃手中的杯子,勾唇一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事后得到消息的小皇帝表示很忧伤,要说他原本也没想放过那些人,但是这事儿由宇文护出面越俎代庖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,太师大人这是等于在明晃晃的昭告天下,我宇文护就是要做一个权倾朝野的大权臣,根本不把皇帝放在眼里,你们以后做事都给我看着办。

原本还想着装个糊涂,多给点好处,大家和平相处呢!如今看来,人家根本不买账啊。

想到这里,小皇帝连斗蛐蛐都提不起兴致了。

蔫巴巴回到寝宫,看到桌上放了一盒梅子,小皇帝随手丢了颗在嘴里,觉得味道还不错,就又多吃了几颗,吃完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,这梅子好像是宇文护送来的来着,他不会下毒吧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关于宇文护赤裸裸挑衅皇权的行为,小皇帝只字未提,隔天还特意亲自设宴为宇文护接风洗尘,并当即加封了晋国公一职,总领朝务大权,代皇帝批改奏折,下达政令。

如此神来之笔,倒是让宇文护有些看不懂了?这难道不应该是鸿门宴吗?难道不是要杯酒释兵权吗?这么快就把权利交了出来,弄得好像是他宇文护在杯酒释皇权一样,可是他什么也没有做啊?

酒宴上另外一大收获就是宇文护跟朱厚照时隔多年,终于有幸看清了彼此的脸,心中不约而同的想,真是个美人。

至于为何如此轻易放权给宇文护,小皇帝的想法也很简单,他想多干活朕干嘛不成全他?若是来日真的棋差一招,被宇文护篡了皇位,那他就浪迹天涯游山玩水去。

眼下先跟大权臣搞好关系,日后也好相见嘛。至于现在,无事一身轻,浪得一天是一天。

当然,此时的小皇帝并不知道,宇文护掌权摄政后的第一件事就是下令拆了他的豹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衍生护照】名花倾国两相欢(序)

上元节,家家户户都在一片欢闹声中,热热闹闹的过节,各色的花灯将每一条街道都点缀的灯火通明,到处都是一片祥和喜悦。

所有人都说这整个天下都是他的,可这万千灯火,却没有一盏是为他而明。

走在这人来人往的街道上,也无法融入这寻常人家都可以随随便便就拥有温馨祥和,他这感觉到了无边的孤寂和隐藏在黑暗中无孔不入的杀意。

就在刚刚,他还经历了一场刀光剑影的刺杀,仓皇中,只落了一身的狼狈。

差一点,对方就成功了,原因无他,不过是身边人的背叛,或者,这一切本就是蓄谋已久……

朱厚照孤零零的倚坐在一座府邸的墙角,一脸的尘烟黑乎乎的,只剩下一双明亮的眼睛,映着皎皎的冷月,泛起滢滢的水汽……

这双明亮澄澈的眼睛,像极了一个思念许久的故人。

身旁不远处的宇文护想。

看着这个自己刚刚随手救下的少年无助的样子,仿佛看到了许多年前的自己。

族中利益至上,争权夺势,刀光剑影,阴谋算计,他想要活下去,就只有自己强大起来,变成砧板上的刀俎,才不会被人鱼肉。

最绝望的时候,宇文护想过去死,因为活着真的好累。

支撑他走到今天的,是那抹明黄色的小小身影,小孩儿在水塘边拦住了他,亲手喂给了他一颗酸酸甜甜的梅子,告诉他若是死了,就再也吃不到这世间许许多多的美食了,末了,似乎还是不放心,小孩儿又嫌弃的补充了一句,水塘很脏,还有许多的小虫子,若是真跳了下去,会被许多小虫子咬。

少年宇文护被他气笑了,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那我若是从高台上跳下去呢?”

小孩儿认真的看着他,“会摔的很丑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这位哥哥,你若是死了,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看的一张脸,你别死好不好?我是太子,是个很大的官儿,你等等我,等我长大了,我娶你可好?保证再也没有人敢欺负你。”小孩儿一脸认真的看着他,干净澄澈的眼眸中,仿佛有万千星辰。

虽然是令人啼笑皆非的玩笑话,但还是一下子撞进了宇文护的心房,在冰冷绝望的心中,注入了一抹温暖。

后来,多少次的险象环生,宇文护心中都牢牢的记得,他答应过小孩儿,不死。

离京多年,如今重回故土,他是统帅一方的太师,手握重兵。

而他的小孩儿,也已经在几年前登基为帝。

皇权和兵权之下,还能再得他亲手喂自己一颗酸酸甜甜的梅子吗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朝代不同也要谈恋爱,背景以参考明朝为主,乱入北周为辅,总之,这都不重要。
划重点:甜文he

挖坑一时爽

填坑路漫漫

入坑需谨慎

爱你们,么么哒ε==(づ′▽`)づ

最近有点忙,而且瓶颈,过些天更(๑• . •๑)

谢谢大家的喜欢,爱你们,么么哒ε==(づ′▽`)づ